戴“帽”的安居房 ——普洱市澜沧县竹塘乡募乃村原村委会主任杨跃琼违纪违法案

日期:2019-10-31来源:楚雄市纪委点击:847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在澜沧县竹塘乡募乃村诺国一组、二组、那诺科、光面小组等村民小组约260户危房改造实施后不久,每一个房屋顶上都要加盖大约1米高的彩钢瓦大棚,远远望去,以为是少数民族地区的特色风貌,究其缘由,均是刚建好不久的安居房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漏雨问题,不得不戴上了避雨“帽”。

事情要从2018年8月一封递给脱贫攻坚专项巡察组的匿名举报信说起。

追根溯源,8万元安居房款牵出村主任百万贪腐案

“募乃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杨跃琼以两名孤儿的名义套取农村危房改造助补资金用于自己建房。”在澜沧县委巡察组进驻竹塘乡募乃村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察期间,一封匿名举报信引起了巡察组的高度重视。

“群众利益无小事!”随着巡察组对举报事项与募乃村“两委”干部、群众深入交谈、了解,查看建房资料,逐步掌握了杨跃琼套取2户8万元农危改资金等有关证据,随后,巡察组将其作为问题线索转交到澜沧县纪委监委。

“农村危房改造,涉及到贫困农民切身利益,必须对强占掠夺、虚报冒领、优亲厚友、贪污挪用农危改补助资金的行为严肃查处!”县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激动地说。

随后,该县纪委监委迅速对该线索进行了分析研判,及时成立了专案组,兵分两路开展初步核查,一边找相关人员询问核实,一边对杨跃琼的个人账户信息进行查询核对。

这一查着实让调查人员吃了一惊。杨跃琼的银行交易流水记录竟达几百万元。“杨跃琼银行交易流水巨大,定期存款达80万元,明显与其收入不符,这个案子不会就这么简单!”调查人员没有就此罢手,随后对与其往来密切的账户进行了筛查,发现杨跃琼账户流水主要集中在与工程老板刘某有比较多的资金往来。

经排查,调查人员逐步锁定杨跃琼及其丈夫陈文忠。2018年4月,澜沧县纪委监委先后对杨跃琼及丈夫陈文忠、工程老板刘某采取留置措施。

权钱交易,搭成捞钱“夫妻档”

1970年出生的杨跃琼,从1991年开始就在竹塘乡募乃村任村医,直到2007年当选竹塘乡募乃村村民委员会主任后才辞去村医职务,其丈夫陈文忠曾在竹塘乡农业服务中心工作并兼任竹塘乡村镇规划建设服务中心主任、脱贫攻坚站副站长、项目验收组副组长等职务。

为推进脱贫攻坚工作,募乃村实行村“两委”班子成员分片包干制度,根据分工,杨跃琼负责推进其所挂钩片区的诺国一二组、那诺科、大广扎4个村民小组易地搬迁、危房改造等项目。

易地搬迁、危房改造等项目资金来源主要是国家扶持资金和群众自筹,危房改造项目主要是通过群众自主选择工程老板建盖房子,由村“两委”负责评审、报送相关材料。因此,一向雷厉风行的杨主任,再加上其丈夫陈文忠的特殊身份,在其挂钩片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危房改造等项目承建施工人选竟由她一人说了算。

“我想承建诺国一组和诺国二组的危房改造项目,差不多60来户房子,如果做得‘吃’,我们一起分‘吃’,做不得‘吃’,我自己承担。”洞察“商机”的工程老板刘某主动和杨跃琼夫妇商量,想承建杨跃琼所挂钩联系的村民小组的危房改造项目,并许诺会将施工盈利与他们夫妻“分吃”。

“我们家要在澜沧县城买套商品房。”在杨跃琼夫妻答应刘某的“分吃”计划后不久的一次闲聊中,杨跃琼意有所指地提到,随后,刘某及时主动地给杨跃琼汇款5万元。

在不劳而获的收到第一笔“分吃款”后,杨跃琼夫妇的胆子越来越大,受贿的金额越来越多,在腐败的泥潭里越陷越深。

2013年6月至2017年11月期间,杨跃琼利用其担任募乃村村民委员会主任以及其丈夫陈文忠担任竹塘乡危房改造验收小组副组长的职务便利,为刘某介绍260余户农村危房改造项目,杨跃琼和陈文忠先后7次共同收受刘保生贿送人民币94.6708万元。此外,其丈夫陈文忠私下向刘某索要“好处费”8次38万余元,用于赌博、喝酒等低级生活趣味,恣意挥霍。

在此期间,杨跃琼充当刘某的“代言人”,为其鞍前马后,疏通群众思想工作、解决农户的矛盾纠纷、代收建房款等,其丈夫陈文忠作为验收组副组长为他们的“豆腐渣”工程一路放行,亮“绿灯”。

“房子质量差,建好后不到一年就开始漏雨,通过我们跟杨主任反映,又说要加盖一层1米高的彩钢瓦,我们又追加2万元的费用。”在走访中,一名群众气愤地对调查组说。显而易见,在巨额利润的背后是对民生工程偷工减料,严重损害群众的切身利益,啃噬群众的获得感。

大小通吃,把民生项目当成发家致富的“提款机”

杨跃琼夫妇在唱着捞钱“夫妻档”这一发财“二人转”的同时,还上演了一出“赚钱靠群众”的戏码,将扶贫项目当成发家致富的“提款机”,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疯狂敛财。

2015年,杨跃琼利用职务便利,以募乃村广面二组李扎啊的名义套取农村危房改造扶贫专项资金4万元占为己有,该笔款项被杨跃琼用于自家建房支出。

2016年,杨跃琼利用职务便利,以募乃村学堂大寨李海燕的名义套取农村危房改造扶贫专项资金4万元占为已有,其中1万元被杨跃琼用于生活开支,另外3万元存于李海燕银行帐户中。

2015年,杨跃琼利用职务之便,以自己的名义申请爱心水窖工程项目资金2.7万元,在刘保生为其无偿建设后,杨跃琼便将下拨的爱心水窖工程项目资金占为己有。

……

2012年3月至2018年2月期间,杨跃琼利用其申报、审核危房改造项目和爱心水窖项目的职务便利,非法侵吞国家资金共计14.6万元。

杨跃琼将贪婪的手伸到了农村危房改造、爱心水窖等民生项目中,以一己私欲套取、侵占群众利益,损害群众切身利益。

目无纪法,无知主任终撞南墙

“杨跃琼及其丈夫陈文忠的贪腐行为发生在党的十八大后,是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违法的典型。”调查组办案人员表示。

在调查组对其问题线索开展初步核查初期,杨跃琼为掩盖其利用他人名义套取危房改造资金的行为,经与当事人商议后,补写了虚假的委托建房协议。杨跃琼伪造虚假委托建房协议,企图对抗组织审查。

“定期存款的80万元中,儿子结婚收受礼金40万元。”在案件初步核实阶段,为掩饰巨额财产的来源,杨跃琼主动对调查组交代。

然而,杨跃琼抛出的“迷雾弹”并没有迷惑到办案人员,反而牵出了两年前竹塘乡纪委在对杨跃琼为其儿子大操大办婚宴的问题立案审查时,其故意隐匿礼金帐本,对抗组织审查的案情。

杨跃琼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责令其辞去村委主任职务,其涉嫌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其丈夫陈文忠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一年只开一到两次党组织生活会,来到这里,我才知道有《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才开始认真研读党章……”作为一名具有24年党龄的老党员,在调查组问其“三会一课”是否落实时,杨跃琼的回答竟是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对党纪国法更是置若罔闻。在杨跃琼违纪违法的背后,是少数基层党员干部对纪律规矩的无知,党组织生活的仪式感在村级党组织缺失,缺乏对中共党员身份的荣誉感、使命感的认同,党性观念荡然无存,究其缘由,少数基层干部基层党员干部不注重学习,忙于事务。

杨跃琼违纪违法案更是折射出对基层组织监管缺失,该案中村级集体议事制度形同虚设,本应集体决策的安居房、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建设,产业发展资金使用却让其一人说了算。权力如果不受监督或监督不力,就如同脱缰的野马,结果必定是人仰马翻。杨跃琼及其丈夫陈文忠作为党的干部,利用“微权力”肆无忌惮地与民争利,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抛在脑后。然而,竹篮打水一场空!杨跃琼不仅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丢了自由,还给上有80来岁的四位父母带来无尽伤痛,也让家人操碎了心。(何应萍)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发表